你的眼界就是教育的边界丨新年·星声

2020-02-02 10:41

  欢迎来到【新年·星声】,我是今天的主播周建军,来自四川师范大学附属圣菲小学。

  今天是大年初三,我在此祝大家春节快乐,心想事成!我要与大家分享的题目是:你的眼界,就是教育的边界。

  作为一名教师,我想老师身上的气质,就是你读过的书,走过的地方,看过的学校,遇见的人,邂逅的孩子,都构成了你对教育的理解,构成了你的教育观,儿童观。今天想通过三个故事给大家分享我对教育的理解。

  参访日本名古屋市的立宫前小学校时,欢迎仪式上每个人桌子上有一张学校的概要,给嘉宾介绍学校的基本情况。日本一所学校的总人数在200-300人之间,学校的每个教职员工(包括校医,营养师)都会在概要上介绍。

  在班级介绍的模块是按照年级维度介绍的,不同年级的教师名字和男女生情况,其中有一栏叫做“特别支援”,了解后知道是一些身心障碍者的专门辅助教室,可能是听觉障碍,视觉障碍,自闭症等孩子,有专门的教室,有专门的老师支援他们的学习,一间教室可能只有2个学生,但是有一个独立的教室,两位独立的教师。

  除了体育课与同年级的一起上以外,其他的课程有专业的特殊辅导教师执教,所以很多都是一对一的教学,学校里的特殊辅导教室多是以花名、颜色等较为温馨的词汇命名。

  这种对每个生命的关注,让我深受感动,有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的孩子先天性自闭,他可以遇到这样的学校,遇到这样的老师,被这个世界如此温柔相待,作为父母也会为之触动。

  于是我就在思考,在我们的教育现场,我们老师如何去关注每个生命,倾听不同的声音,尊重学生间的差异,让每个儿童都被看见,每个声音都被听见,正是因为这些不同,各美其美,美美与共,才有这精彩的世界。

  2017年参访了道禾实验教育学校。在此之前,我曾耳闻过道禾,在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文化领域进行了大量根植于孩子生活的实践和努力。当我来到学校时,茶园、水稻田、戏台等错落在林间,它不太像学校,更像是一个现代书院式的人文生态耕读村落。一身布衣中装,笑容纯真温暖的曾国俊是这所学校的创始人。

  在参访过程中,我不止一次路过竹林。曾先生告诉我,竹林的毛竹是老师带着一年级孩子们种下的,这是道禾六艺课之一“弓道”的开始。

  孩子们种下毛竹后会照顾、记录这些毛竹的生长,等他们长到六年级时,大家会一起去采长了5年的熟竹做弓箭。由此,弓道课正式开始。

  老师会按照中国传统弓箭的制作方式和孩子们一起把竹剖成两半,然后放置固定地方阴干,经过一年四季温度的交替,等到孩子上初一时,他们便可以拿起阴干的竹子重新去削裁,体会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感觉。

  经过数月的雕琢,孩子们拥有了人生中第一把弓,这样一把弓可以用数十年也不会皲裂。

  曾先生说,现代人做弓采用的是流水线,剖好的竹子烘干后只要等一天,就可以做成一把弓,三个月之后就可以使用这把弓。但这样的弓开弓后弹性很快就会疲乏,弓也很容易裂掉。

  而孩子们用中国传统的方式制作弓箭,实际上体会到的是这门技艺背后的中国文化:

  “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千难一易,千易一难;从因处着手,有果可期;从果处着手,无果可期。”

  了解了咱们东方特有的文化与教育美学,第三个故事给大家分享美国的教育智慧。

  我观摩了一节二年级的数学课,学习的内容是关于长度的测量。全班学生有20多人。我看到有3名孩子在用平板电脑进行线上学习,学习的内容是通过游戏闯关的方式了解“方向”,通过朝不同方向移动格子,拼成一个图形。

  另外一边,一位男老师在给7名孩子一起用1米尺度的直尺感知1米的长度,孩子通过测量自己的身高,手臂长短,教室地毯的长度,感受1米的长度。

  在教室的另一个区域,一位女老师带着10多名孩子在做练习题,试题内容也是关于长度的感知,不同长度铅笔的对比,感知“长”与“短”。

  我们看到的是基于儿童个性差异的分中心学习,根据儿童对知识点认知的层次不同,有不同的学习内容与方式,可以是在线学习,可以是同伴间的互相学习,也可以是在教师支持下的援助辅导。

  我在想什么是好的教育,或是激发,或是鼓励,或是引领,或是对话,可以看到生命成长的力量,那应该就会是好的教育样态。

  假期又来了,很多老师在全球各个地方旅行,进修,参访。你在外面看世界,孩子在教室里听你讲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