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拜仁回到自己最熟悉的位置

2020-02-06 10:44

  在坐上拜仁主教练位置整整13周之后,弗利克终于首次品尝到领跑德甲的滋味。13周前刚从尼科·科瓦奇手中接过帅印时,弗利克的球队距离榜首4分,仅排名第4。而在接连负于勒沃库森与门兴格拉德巴赫之后,卫冕冠军更是一度跌至第7,落后榜首多达7分。但自那之后,拜仁便打出赛季至今最长的联赛6连胜(正式比赛7连胜),不仅填平了此前挖下的大坑,还以1分反超半程冠军莱比锡RB,自第6轮后本赛季第2次登顶。

  *2月1日,莱万多夫斯基开场8分钟就首开纪录,拜仁3比1击败美因茨后登顶德甲。

  相似的剧情,已连续3年上演。2017/18赛季,拜仁遭遇“啤酒节危机”,欧冠兵败巴黎后解雇安切洛蒂,临时接掌帅印的助教萨尼奥尔带队客场被柏林赫塔2比2逼平。于是仅仅7轮之后,拜仁便落后领头羊多特蒙德5分。但海因克斯临时出山后,仅仅用了3周时间就净胜多特蒙德8分,从落后5分变成领先3分,并就此一骑绝尘。

  上赛季,“啤酒节危机2.0”上演。在主场被升班马杜塞尔多夫3比3绝平之后,拜仁12轮战罢落后领头羊多特蒙德多达9分,后来以6分劣势进入冬歇期。一路苦苦追赶,拜仁直到3月初才抹平分差。红黄两军足足并驾齐驱了3轮,因客场被弗赖堡意外逼平,拜仁又在“国家德比”到来前一周重新落后2分。直到一场酣畅淋漓的5比0之后,拜仁才终于实现对多特蒙德的积分反超,并最终以2分的微弱优势实现七连冠。

  与过去两个赛季不同的是,拜仁这一次追赶并反超的并非多特蒙德,而是异军突起的莱比锡和门兴。而恰恰是因为莱比锡与门兴本轮鹬蚌相争,以2比2打平,让拜仁在客场3比1轻取美因茨05之后坐享渔翁之利。

  20轮战罢拿到42分,这个积分与上赛季同期持平,但一年前拜仁只能排在第3,仍落后多特蒙德多达7分,也因净胜球劣势屈居同分的门兴之后。再往前一个赛季,拜仁20轮之后就已经拿到50分,抛离第2名多达16分,早已胜券在握。总之,如今的拜仁仅仅是排名可喜。

  当然,“锅”是属于科瓦奇的。自弗利克接手以来,拜仁在阵容单薄且冬窗并无实质性补强(只租借了西班牙右闸奥德里奥索拉)的情况下,已最大限度地重现应有的统治力,而且在诸多方面都取得了进步。数据层面,弗利克任内的13场正式比赛(10场联赛+3场欧冠),拜仁11胜2负,打进44球,只丢了8球,不仅胜率高达84.6%,直逼三冠王赛季的85.2%,场均进球多达3.38个,而且不再像之前那样要靠抱莱万多夫斯基大腿。

  本赛季前16场正式比赛,莱万多夫斯基一人打入20球,而格纳布里也有7球进账,两人的进球就占了拜仁全队总产量(43球)的超过六成。而在弗利克治下的13场比赛里,莱万“只”进了13球,多达11名球员(外加1个乌龙球)登上射手榜,重启德甲七连冠期间的多点开花模式。据说,这也是去年11月才卸任俱乐部主席的赫内斯,在球队圣诞派对上许下的愿望。

  与美因茨一战,不仅莱万连续3轮进球,托马斯·穆勒和蒂亚戈也是如此。在弗利克任内,穆勒贡献6个进球与8次助攻,状态和信心稳步回升,而勒夫的态度也因此有所松动。日前在接受《图片报》专访时,德国队主帅没有完全排除穆勒(包括胡梅尔斯)回归并参加欧洲杯的可能性,“我仍然很清楚他们的能力,也注意到他们的出色表现。我也知道,一旦我们在欧洲杯即将开始前出现问题,我可以指望他们充当可选项。”

  蒂亚戈在换帅初期是受害者之一,一度连续4场比赛坐板凳,甚至开始有他考虑离开拜仁的消息流出。但在11月国际比赛周之后,这位中场艺术家重新抖擞精神,再也没有离开过首发阵容(只因停赛缺席与沃尔夫斯堡的联赛)。特别是后半程开始之后,喜得千金的他立即结束了将近一年的进球荒,继而实现德甲生涯首次连续3轮进球。与美因茨的进球,更是充分展现出西班牙中场的技术天赋与过人胆识——连续过掉昆德、圣尤斯特和巴雷罗3人后小角度左脚暴射破网,堪称德甲第20轮的最佳进球。

  多点开花之下,拜仁近10轮联赛狂进33球,20轮战罢已斩获58球,为队史同期纪录——德甲史上,此前只有不来梅(2次)和汉堡取得过这一成绩。即便是进球过百的1971/72赛季,拜仁20轮战罢时也只有50球进账。因此,当我们寄希望于已打进22球的莱万最终打破盖德·穆勒48年前创下的40球纪录,也可以顺便期待一下拜仁突破自己101球的历史上限。

  自弗利克接手以来,严格贯彻高压踢法的拜仁证明了只要是在满血状态下,他们的发挥是令人放心的。何为“满血”?一是至少有15、16名球员可供弗利克调遣(不包括像齐尔克泽这样的梯队小将),二是一周一赛或拥有较大轮换空间的一周双赛。反例是前半程尾声,因伤病和停赛问题,弗利克只剩下13、14名职业队球员,而且要在8天内打3轮联赛。于是对弗赖堡和沃尔夫斯堡,疲惫不堪的拜仁都不得不咬牙拖到最后,才靠“神奇小子”齐尔克泽替补登场后一脚绝杀。

  如今后半程刚开始,赛程相对轻松,前3周都只有周末的联赛,加上冬训做了足够的体能储备,弗利克得以不轮换地连打近2轮联赛。但从本周开始,德国人口中的“英格兰周”回来了,而且是连续两场硬仗——周三晚在德国杯1/8决赛主场对霍芬海姆(今季联赛首败就是去年10月初拜该队所赐),周日晚主场与莱比锡上演德甲榜首大战!

  除了可能因赛程密集而导致的人手和体能问题,拜仁所要面临的另一个困难是弗利克的高压踢法往往难以在90分钟内贯彻始终。与美因茨的比赛就可以看到,拜仁踢了半小时好球后就失去了对比赛的控制,松了之后就没办法重新紧起来。这是心态使然,也是体能问题。弗利克在65分钟就换上库蒂尼奥和格纳布里,撤下近况大勇的戈雷茨卡和穆勒,或许有一周双赛的考虑,但更多是要避免场面失控。

  无论是弗利克,抑或是诺伊尔、阿拉巴等球员,赛后都承认球队没能将高水平发挥贯穿整个90分钟,“(后面)那60分钟踢得不像是拜仁”(弗利克语)。这种情况并非这场比赛独有,此前输给门兴也是大同小异。当时拜仁踢了50分钟好球并建立了一球优势,但最后40分钟倒输了回来。

  如今随着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和科芒复出在即,过去3场比赛也没有出现新的伤员,弗利克的手头总算重新变得宽裕。不难想象,他会在周中杯赛小幅调整阵容,像冬歇期后出场时间不多的格纳布里和库蒂尼奥都应该有机会首发。但轮换与一周双赛究竟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拜仁的节奏会不会因此被打乱?通过本周两场大战的过程与结果,我们或许可以提前窥探到当对阵切尔西的欧冠1/8决赛两回合上演时,拜仁会呈现出何种战术与精神面貌。

  拜仁在重新登顶之后,究竟将复制2017/18赛季那样的一骑绝尘,还是上赛季的决战到天亮,抑或会上演你我都没看过的新剧情?赶紧搬好你的沙发或者小板凳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