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解码新时代主旋律题材电视剧创作基

2020-02-04 01:05

  开年时代大剧《新世界》正在热播中,该剧讲述建国前夕,北平城的风云际遇、新世界来临前的人心潮涌,与农历新年的来临时间重叠,与观众形成温暖呼应,收视不断高涨。

  作为一部回顾历史、弘扬时代热血的主旋律作品,《新世界》丝毫不落窠臼,坚持将大格局和小人物相结合,充分彰显新时代的主旋律表达。电视评论家胡智锋曾用四个“有”归纳了主旋律作品的好看标准,“有种、有货、有料、有趣。”他解释:“有种,是有担当有情怀;有货,是要有哲理和思想;有料,是要有故事、有细节;有趣,就是要拍得有趣味。”《新世界》的内容与这“四有”高度契合,既有慷慨激越的时代风骨,也有个人成长与国家发展的哲思,故事精彩丰富,极具生活气和审美趣味。有观众评价“主旋律这么拍,看得真是太过瘾了”。

  《新世界》描绘了新旧交替下北平城的众生相,背后的表达是“新世界”下每个小人物的自我博弈,张扬着“新世界”所代表的信仰力量,内容的厚度和延展性极强。

  该剧的编剧及导演徐兵提到,“一方面,这部剧的格局更加宏大,暗藏着很多力量,很有厚度。都知道要变天了,但天怎么变谁也不清楚。面对巨大的变化,有些人是漠然的,有些人是恐惧的,有些人是烦躁的,有些人是充满希望的。”徐天是一腔孤勇的热血青年,不为世俗折腰,对于旧世界的规则有诸多不忿,所以他最容易被新世界感化,他愿意为新世界赴汤蹈火;金海是旧世界的体面人,他在黑白两道游刃有余,手上沾着血,但是他看得清历史趋势,有对情义的追求,因此他对新世界会有识时务的选择;铁林是旧世界的混子,长期在官场的压抑与不作为,让他趁乱世出头后最易蒙蔽心智,是旧社会影响下盲目反对改变的少数派,他好不容易等到升官发财、扬眉吐气的一刻,他不愿放弃过去。不同人物的个性、抉择、命运,每个观众都会有自己的投射,引发自我反思。诸如铁林一般的盲目派注定被暗日笼罩,而如徐天、田丹一般为“新世界”一往无前的义士迎来的势必是灼灼晴天,时代之问的选择孰是孰非在投射中自有定论。

  该剧总制片人李力在采访中提到,“在这个新世界即将来临,旧社会尚在弥留的交替期里,老百姓的生活状态,是既渴望新中国的到来,又有新世界来临前的暗流涌动。如果说致敬经典,我觉得有向老舍的《茶馆》致敬的意味。”《茶馆》将国家50年的变迁融合在小茶馆来来往往的三教九流中,通过不同人物的命运遭遇,时代浮沉下的个人经历,唱响旧时代的葬歌,体现人民对旧社会的反抗与觉醒。《新世界》呼应了《茶馆》以小见大的思路,将人物的命运抉择与时代进行横断面式地穿插,通过北平解放前每个小人物内心的不安惶恐,对出路的探寻,揭示了旧社会注定被淘汰,新世界才是人民所向往的光明的时代必然性,在主题表达和内容呈现上,都是对《茶馆》的一次深度致敬。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认为,主旋律是一种精神,是贯穿于作家艺术家创作全过程的一种审美思维的思想和精神。所有的创作或重或轻都应该体现这个时代的主旋律精神。《新世界》所呈现的主旋律精神正是徐天、田丹等人在追随时代号角、继往开来的激扬面貌,充分彰显了中华儿女砥砺奋斗的优良传统,与当代人民为实现新时代中国梦的坚定信念同频共振。

  《新世界》在剧集创作上,坚决杜绝为了展现情怀而强行安排情节,避免假大空、教条主义的内容,讲究具有“真实性”的故事发展逻辑,达到身临其境的在场感。

  该剧以北平何时“变天”为主故事线展开,一步步呈现北平城小人物的命运变迁。前期以徐天追查杀害小朵的真凶为线索,悬疑感紧抓观众眼球,同时人物的成长线也极具共鸣感:他是横冲直撞的正义警察,却也是容易冲动、意气用事的“闯祸者”;没有什么刑侦技法,追求命案的方式就是满世界质问,他把大哥金海指认为凶手的片段甚至被网友痛骂为“白眼狼”;他不是一个一开始就有革命觉悟的“伟光正”形象,他的青涩、莽撞与现实生活中的“毛头小子”无异;在请求田丹帮助自己追查命案的过程中,他也在帮田丹一步步为新世界努力,他开始切实感受到旧世界的不公、落后,本质的正义感开始焕发为新世界献身的信仰,他也变得更成熟、有担当,成长为一个能真正保护别人的义士。这样的发展路径充分焕发出故事本质的“真善美”,在极具真实情境的人物中,去感受他所焕发出的美德,让一切更可感。

  正如中国文联副主席郭运德所提到的,人民是生动鲜活的历史活剧的“剧中人”和“剧作者”,他们所“创编”的历史活剧永远是文艺创作生产的源头活水。《新世界》的每一个人物都努力贴近人民,抒人民之怀,扎根在现实的路径中去讲故事,让故事更具吸引力。

  从2018年初剧本完成,到年底正式拍摄,《新世界》历经6个月的筹备期。这6个月里,搭景是桩重头戏。制片人提到,“筹备必须先行。我们当时和中影基地谈,占了将近四百亩地。在当时原有的2条街的基础上,我们又搭了14条街,将四百亩地几乎全部铺满。那段时间,美术组、置景组没日没夜地干,吃了很多苦。我们配备的是全套电影班底,包括摄影、美术、后期,甚至器材等等,投入了大量心血。”除商铺林立、熙熙攘攘的街景之外,金海管辖的京师第一监狱也是新搭出来的。仅监狱的置景,面积就接近3000平方米。美术置景之外,《新世界》在后期特效方面也颇下功夫。大街小巷飞扬的尘土、冒着热气的盖碗、故宫里朱墙玉瓦的做旧,每次出现唱词尽不同的京韵大鼓,都足见制作团队的尽心竭力。扎实的细节雕琢,让观众得以感受到原汁原味的北平,人物、故事更可触。

  剧中演员的演绎同样可圈可点,让每个人物的个性更鲜活、饱满。例如,孙红雷饰演的金海是个高度隐忍压抑的角色,从闯关东的土匪到京师监狱狱长,一个狠角色为了身边的人不在乱世受到伤害,必须刻意收起了自己的锋芒与犀利,因此他在演绎上必须收着,既有冷面霸道的一面,又得保留小细节去体现他的隐忍。在被身边人怀疑杀害小朵的时候,他看似不在意的闪躲,透露了他内心的失落;在告诉徐天真相时,他仍然保持冷静地发怒,只有言语中的颤抖透露了他的寒心。网友对于孙红雷饰演的金海赞不绝口,“孙红雷演这样的人物真是信手拈来”、“红雷哥演黑老大真是出神入化,不怒自是狠人”。

  主旋律题材作品对于弘扬社会主义优良传统,鼓舞民族士气,意义重大,但是在内容创作上必须不断更新,创作出以人民为本、符合大众审美需求的作品,才能真正与观众达到共鸣。《新世界》为观众呈现了一个有情怀、有激情的历史情境,人物个性鲜明,故事引人入胜,制作扎实不虚,充分激发观众爱国热情,是新时代不可多得的一部主旋律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