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最佳男主如果你看哭了你的内心就住着一

2020-02-11 06:46

  20多年前,东北的一个城市里,我走在放学的路上,突然被一只大手拉近一个黑暗的楼道,三个人围住我,其中一个又高又壮的手里拿了一把并不太像样子的小刀,煞有介事的抵在我的脖子上,假装老道的说,“朋友,哥几个缺点钱花…”我极力管理着自己的情绪,维持着一点点可笑的尊严,摸出身上的零花钱,递了过去,还不忘挤出微笑说句,“交个朋友”,交TM个朋友!

  回到家里,这件事再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我用了很长时间,去消化他,甚至有时候会幻想自己能够飞檐走壁,在那一刻把他们打的个落花流水,然后,就渐渐淡忘了。

  在DC宇宙中,布鲁斯·韦恩和父母在一场演出之后,出门发现哥谭市陷入了一场暴乱,当他们在一条小路上躲避的时候,后面窜出一个人,举枪当着仅仅六七岁的布鲁斯的面,打死了他的父母,也许那一刻他的脑袋里是空空一片,但相信在那之后的几十年中,布鲁斯一定无数次想象自己能有一种超能力,在那个夜晚救下自己的父母。

  20多年后的一个午夜,我在电脑前盯着一个可怜的男人在表演,他的一个眼神,唤起了曾经那把抵在脖子上刀的记忆,以及之后的种种感觉和心理变化,也唤起了被年长的同学围追欺负,父母不在身边时一人蒙着被子对抗着黑暗,做错事又被冤枉也无力辩解,全力付出却一无所获,诚心待人可只收获到轻蔑的眼神等等一些过往的情绪。

  随着银幕里那个男人的眼泪,我也忍不住,不争气的在无人的深夜,让泪水横流,并不是为了屏幕里的那个故事,而是跟小丑一样的那种,自己百般努力,却敌不过世界满满的恶意的那种挫败感。

  这就是此前已经被吹爆的DC大作《小丑》,论剧情,其实不过一个传统的套路,但真正神的地方就在于《小丑》演的不仅仅是DC宇宙中与蝙蝠侠处处作对、神经兮兮、作恶多端的小丑,而是把我们每个人心中藏起来的那个“小丑”拉进了电影里。

  这部《小丑》其实可以对应一部之前诺兰的《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叫做小丑的诞生,讲述了一个毫无希望的、有一些神经问题的社会底层年轻人发现自己的过程。

  影片没什么可剧透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展现杰昆·菲尼克斯所扮演的小丑,有多么惨,胆小怯懦有些神经质的他,以扮演小丑为生,一心想做个脱口秀演员,可整个世界似乎都站在他的对立面,做什么都是错的,直到某一天,错手杀了人,才发现,之前种种努力,去迎合这个操蛋的世界都是错的,真正能够满足自己的,不是那个社会上被叫做亚瑟的loser,而是在小丑面孔下的那个自己。

  在诺兰系列中,希斯莱杰可以说贡献了影史上最经典的小丑形象,那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恐惧,那种神经质般的凶狠,似乎与这个小丑在一起,就是在钢丝上行走,不知什么时候,就被他推下深渊。

  新的小丑扮演者杰昆·菲尼克斯,一直徘徊在商业和艺术之间,相信大部分人对他的印象可能就是《角斗士》里的国王。当时二十多岁的他跟拉塞尔克劳对戏,气场完全不输,甚至让人怀疑在他年轻的体内住着一个久经世事的老灵魂。

  难能可贵的是,虽然有珠玉在前,但杰昆·菲尼克斯并没有局限在希斯莱杰的表演框架中,而是从另一个角度去为DC宇宙贡献了一个全新的,且同样精彩的小丑。如果说希斯莱杰的表演是让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演出了世界上唯一的那个小丑,那杰昆·菲尼克斯则向内把整个自己的心剖了出来,敲碎了小丑那层坚硬的外壳,演出了世界上每个人心中的那个小丑。

  社会学家的罗伯特·E·帕克曾经说,“人这个词,最初的含义是一种面具,这也许并不是历史的偶然,而是对下述事实的认可:无论在何处,每个人总是或多或少的意识到自己正在扮演一种角色,正是在这些角色中,我们互相了解,也正是在这些角色中,我们认识了自己。”

  蝙蝠侠是个面具,在这个面具之下,包含着惩恶扬善,保护弱小,报复罪恶的神话。而小丑,仿佛就像是蝙蝠侠面具的另一面,并不是每个人在遭受不公的时候都能挺身而出,自身的条件和社会地位,并不支撑他们用善良去对抗恶意,当我们被人用刀子抵在脖子上,被一群人拳打脚踢,被明显强于你的人威胁的时候,除了紧张的颤抖,我们还能做什么?期待着一个超级英雄来拯救我们?

  同样是在一片蓝天下,为什么有的人云淡风轻、毫不费力,而我却被生活压得透不过气?他们高高在上,趾高气昂的谈论着公平、机会、努力,可有谁比我还理解努力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东西?

  我虽然爱着父母,却也难免心生埋怨,不要求给我多么好的条件,可也不要比中等还差很多。条件差也就算了,为什么我还有这么多缺陷,人多的时候紧张得说不出话,遇到问题除了不停的抖腿想不出任何的办法,身高总是低人一头,相貌让人毫无记忆点,甚至还不如丑来得直接点。

  从小到大跟我最好的朋友叫做孤独,最奢侈的东西叫做快乐,最好的玩具是自己的白日梦,最幸福的一天是没被人欺负。为什么我们只想岁月静好,却被恶意相待。小的时候,是家长的出气筒,是周围孩子的笑柄,是别人对比获得优越感的调味剂。长大了,以为自己的人生是个悲剧,可在别人眼中看起来是个笑话。

  更过分的是,连个笑话都不如,因为根本不会有人在意我。在工作的位置上,哪怕不出现,也不会有人想起我;每天见到的老板,也只会叫我,“哎,那谁,给我倒杯水”;我说的话,就像是标点符号,在别人的交谈里,只起到了间隔的作用。

  这样也就算了,命运为什么还要拿我这个小透明继续开玩笑?家庭变故、情感失落、工作危机,我都已经是个笑话了,就放过我不好么?

  即便如此,每天,我也努力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努力的做好别人的笑话,画好脸谱,穿好行头,在人生的舞台上,微不足道的做着他人的配角。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在那个唯一属于自己后台,咬着被角,忍着声音,让眼泪留到心里。

  我又何尝不想天赋异禀,做着让人羡慕到两眼放光的事业,谈笑间收获无数赞许,弹指间拯救他人生命,被用天才、英雄的名号相称。我也曾经怀揣着对这个世界的期待,构筑着自己梦想。

  可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我甚至不配拥有名字。我倾尽全力,却只挤出来一个屁,一个笑话都不如的屁。

  我是大多数人嘴里谈论的“他们”,我是这些人饭后剔牙的消遣,是他们上厕所抖尿时候的笑料,是遇到问题被第一个牺牲的炮灰,是嚼在嘴里随时可以吐掉没有味道的口香糖,是躺在地上人人想避开的狗屎,是人们踩了狗屎用来擦脚的垫子,是裹满了口香糖和狗屎连垃圾站都不愿意回收的那个垫子……

  当然,每一个我们,也许没有那么惨,惨到小丑那样崩溃。但在我们心中,有一个生锈的保险柜,里面锁着曾经的不公、抱怨、委屈和碎的不名一文的尊严。

  《小丑》打开了我的保险柜,在一种极度阴郁的氛围中,唤醒了记忆中那个被嫌弃的自我,那些用泪水都难以洗刷干净的羞耻。在杰昆·菲尼克斯独角戏般的表演中,我看到的,只有自己。神一般的演技,并不是奉献了一个特立独行的电影角色,而是唤醒了每个人心中那个遥远的面具。

  《小丑》当之无愧年度最佳,但并不推荐每个人看,他不是黑暗,他是在每个人自认为五彩斑斓的世界里,点了一把火,把那些自我虚构的尊严神话,统统烧光,只剩下一个遍体鳞伤,笑着哭泣的,小丑。